腾讯分分彩下载流程|腾讯分分彩走势冷热号
當前位置:首頁 > 武俠修真 > 昆侖冕

第五十六章 雷王

    【南昆侖·無盡妖山·外圍地帶】

    大風從北端的蒼穹傾瀉卷來,一直吹在大地上這片空闊的原野里,原本應該隨之搖曳的草叢熙熙攘攘,幾乎已經看不到幾處還是原貌——這片南北縱橫數百里的大草原便是幾日之前方小前逃離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刻,一望無垠的草原早已失去了草木之色,處處焦黑露坑、成片的妖物死尸堆出一座座小山,血流在這片土地里,已經凝作紫黑,猩紅的液體也早在滲進土里,結出一塊塊血痂。

    密林與草原接壤的地方正有兩道人影,一個胖得出奇,似乎邁步都很費勁;另一個高高瘦瘦卻也生得不美,二人皆是背著一柄過丈大劍,總算顯露出那么一點點的不凡。他們剛剛走出林子,胖子就皺了皺鼻子,猛地吸了一口氣息,接著便臉色肅然道:“上次路過此處,風吹來的還是淡淡香味,怎得今日惡臭無比?”

    “嗯,還帶著一股子腥味!呸、呸……”高個子的男子滿臉的厭惡,他啐出幾口唾沫想要把臟味也要吐出。

    胖子忽然停下身形,他望著前方,瞪著雙眼驚道:“玉臨風,你快看!全他娘的是妖物啊!”

    相貌不堪的玉臨風抬眼而眺,只見遠處一片片漆黑,他咽了咽口水,楞道:“好像都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是妖潮吧?”胖子叫做沈白龍,是玉臨風的師弟,可是他卻未曾稱呼過師兄,每次也都是對玉臨風直呼其名。

    “妖潮變尸潮……我的天吶,到底是什么竟然屠盡了整個妖潮。”玉臨風看著那一眼望不到頭的尸骸,只覺得背后涼意俱來。

    沈白龍一雙小眼睛滴溜溜轉動,他忽然笑了笑,說道:“還沒看過妖潮呢,咱們進去走一遭?”

    玉臨風翻了翻白眼,一口冷水潑道:“進去干嘛?就咱們倆這靈犀九層的修為,進去若是遇見不測,還活不活了?”

    “咱倆怎么了?我們他娘的好歹也是凌霄劍宗的核心弟子好不好,宗門里修煉不足百年能到靈犀九層的有幾個?”沈白龍瞪了自己師兄一眼,又悻然哼道:“咱倆只不過是看起來老氣橫秋了一點,放在別的宗門那也是天才弟子,可是要供著的哩!”

    說完,沈白龍便背著大劍朝著原野上掠去,別看他體態臃腫,可是一番急奔估計就是姬念瑤也不及,凌霄劍宗的確是臥虎藏龍,由此便可見一斑。

    玉臨風雖然是師兄,但是兩人諸事幾乎都是以沈白龍為主。當下,他氣的跺了跺腳可還是跟了上去,若不是原野上的風太大,前人應該可以聽到他的碎碎念叨,“去、去、去!就知道涉險,待會兒若是遭遇不測,咱們連御劍飛行都不會,看你個死胖子怎么逃!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這片草原南北數百里,東西也有數十里之遙,二人一路奔襲,除了妖物的死尸他們也見不到別物。

    “哇!這得多少識地鼠啊,咱們要是遇到活的妖潮,估計得被啃地渣都不剩吧。”沈白龍看著一只只尸骸組成的尸海,心底駭然不已。

    玉臨風倒是沒有多少心思去“賞閱”這些死鼠,他就跟在沈白龍的身后,不緊也不慢。

    “沈白龍你肉這么多,不喂老鼠可惜了。”玉臨風聞到身旁的腥臭血意便是暗暗作嘔,心情大為不悅,一想到是因為跟著眼前的胖子前來更生出一股子無名火來。

    “娘的,說了不許提我的肉!”沈白龍扭回頭,惡狠狠得看著玉臨風,破口大罵起來:“再說老子一劍割了你他娘的屁股腚子,你信是不信?”

    玉臨風沒有回罵,他也從來不懂得如何罵人,就是每日跟在自己這個火爆師弟的身邊也沒學會如此神技。

    “哼!”沈白龍沉哼一聲,似乎還沒盡興,欲要再多罵幾句,可是玉臨風的眼神讓他止住了口舌。后者一面飛掠一面透過沈白龍肥胖的身形望向前方,他的雙瞳已經微微縮緊,不遠處的景象似乎讓玉臨風神色肅穆起來。

    沈白龍也循跡望去,之間遼闊的草原當中橫尸無數,那里的血水還沒有干涸,陽光熾烈照在其上還能升起淡淡腥氣薄煙。大地上除了妖物的尸體,似乎還有一抹漆黑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有人?”沈白龍胖臉上的雙眼微微瞇起,想要看得更加真切一些。

    “那里有個人!”玉臨風驚呼起來,接著又滿臉憂色地朝著自己師弟大喊:“沈白龍,咱們還是先跑吧!能置身于這妖潮中的人物不是你我能夠抗衡的!”

    胖子沒有停下的意思,只是朝后甩了一句,“怕個卵!你知道他還活著?若是死了正好讓咱倆白撿,這種人物一身寶物能少嗎?要發財了你他娘的都不曉得!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……體胖心寬不要命!”玉臨風碎了一句,還是又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高一矮、一胖一瘦、一前一后二人在這草原上急速狂奔。

    不多時,沈白龍便與玉臨風來到那人影跟前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兩人停下身子,沈白龍小眼也瞪成了大眼。在他們面前的是個身材偉岸修長的青年,正半跪在地,單手執劍撐住身子。紅得發黑的血跡布滿了他的面容,連同一襲長衫與寶劍也都沾上血色,分不清楚這些腥血是來自他自己還是那些妖物的。

    血順著他的手一直淌下,流過寬厚的劍刃,滲入土里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一陣輕咳,這人低垂的頭顱緩緩抬起,午后的驕陽正好照下,灑在他臟亂的面頰上,光在他臉上勾勒出精致的線條,雖然干涸結痂的血漬已經染盡了他大半的面容、血水也將頭發一縷縷地黏在一起,可是依舊還能看得出他是個年輕人,甚至只能藏住幾分英俊罷了。

    “你還活著……”沈白龍與玉臨風都下意識地退了半步,愣愣看著眼前半跪在地的青年,忽然沈白龍的目光注意到對方腰間沾滿血跡的令牌,那上面刻著他再熟悉不過的兩枚篆書——凌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玉臨風也看到了那塊令牌,緊接著他將目光挪到青年身前的長劍之上,可是劍身已經滿是污穢,過了半晌他才瞧出此劍的名號來。

    “廣衡鵑……你是雷王……韓聞道!”

    沈白龍也認出了青年手中的長劍,他肥胖的身子忽然微微輕顫起來,喃喃道:“沒想到遇到了咱們凌霄劍宗的第一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嘿……雷王?好久沒有聽人提起這個名字了呢。”半伏在地的青年正是韓聞道,他抬起面額咧出一嘴帶血的牙,漸漸笑意愈濃。這一刻,韓聞道的丹府內似乎有雷云驟涌,他的氣機正瘋狂恢復起來,一些細小的電光也在他那雙漆黑的眸子里忽隱忽現。

    “都記得你是凌霄的大天才,你那雷王的名號反而無人會提起……哪像我們連名字都沒幾個人知道。”沈白龍咂舌不已,正要上前扶住韓聞道,卻被后者抬手攔下。

    “別碰我,讓我緩緩。”說罷,韓聞道便盤膝坐下,廣衡鵑也沒有被收回劍鞘當中,而是依舊插在他的身前。他抬頭望向二人,露出一抹淡笑,接著說道:“你們也是凌霄的?”

    “回韓師兄,我等乃是十刑峰耘墨上人座下弟子,我叫玉臨風,身邊這位是我師弟,沈白龍。”

    玉臨風點點頭,拍了拍自己腰間的令牌;沈白龍則是將自己肚子上的那一堆肥肉捧起,里面也夾著一塊不大的令牌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韓聞道啞然失笑,接著他又看到二人身后背負的兩柄大劍,不禁驚異道:“銀時走雪?近樂府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我倆的劍器可都是《清名志·兵威》上排名靠前的神兵呢!”沈白龍最得意的便是自己背后那柄銀時走雪,此刻被韓聞道提及,便立馬挺了幾分肚腹,神采奕奕地笑道。

    韓聞道微微點頭,緩緩說道:“銀時走雪跟近樂府的確很出名,其品質并不在我的廣衡鵑之下。有如此兵器隨身,為何我從未在宗內聽聞過你們?”

    “還能因為什么,劍出名、人不出名唄。”沈白龍有些黯然神傷地垂下腦袋,頹然說道。

    “話不能這么說,我看你們修煉也沒有多久吧?”韓聞道問道。

    沈白龍乖乖點頭,回道:“四十多年,只不過我們長得比較老,看不出來。”

    韓聞道看了一眼二人的面容,隨即一本正經地說道:“長得是有點老,不過區區幾十年能有如此修為很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跟韓師兄的一甲子就攀至玄黃境巔峰相比,慚愧吶!”玉臨風輕輕嘆息,一般來說修煉之人的外貌要比凡俗衰老起來慢很多,如秦關雎、張子淵都是如此,就連那玉皇峰的景玉崖也已經歲數過百,可看上去與尋常青年也一般無二。

    沈白龍忽然愣住,一臉的疑惑,他盯著韓聞道問道:“玉臨風本來就長得丑!但是韓師兄,你覺得我不好看嗎?”

    “額……”韓聞道還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提問,不禁茫然地看向沈白龍那一身的橫肉,當下心底實在有些想不明白對方為何要提這般強人所難的問題。不知如何回答,韓聞道只好合上雙目,欲要入定打坐,他對兩人吩咐道:“我的真氣幾乎已經耗盡,可能需要在此凝息回氣,二人若是愿意,可否為我護法數日?”

    “小事兒!咱們師兄弟倆肯定能護住此地周全,韓師兄大可將心放入肚里。”一邊說著,沈白龍便與玉臨風盤膝坐入韓聞道身旁,那兩柄大劍也被他橫在膝上。

    “謝了。”韓聞道說完,便是氣機沉入心神,心神沉入丹府。

    可是剛剛過了半杯茶的功夫,那沈白龍似乎就有些坐不住了,他將肥胖的身子挪到韓聞道旁邊,露出一抹崇拜的笑容,兩眼似有精光放出。

    “韓師兄,這縱橫遍野的識地鼠……都是你一個人殺的嗎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韓聞道回應了一聲,心神又再次沉寂下去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沈白龍雖然猜到如此答案,但當身邊人承認之后,還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又過了杯茶功夫,沈白龍再次湊近身子,問道:“韓師兄,我見你真氣都消耗得幾乎枯竭,到底殺了多久啊?”

    韓聞道沒有睜眼,但是眉頭卻微微蹙起,淡淡說道:“七日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乖乖……”沈白龍又是大驚,眼中的崇拜之色愈加濃厚。

    杯茶功夫后……

    “唉,韓師兄,你說這些識地鼠得有多少只啊?”

    “過十億。”

    “哇!這么多,不會整個南昆侖的識地鼠都被你殺絕了吧?”

    杯茶功夫后……

    “韓師兄,你殺到最后手會酸嗎?”

    “閉嘴!”
Back to Top
腾讯分分彩下载流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