腾讯分分彩下载流程|腾讯分分彩走势冷热号
当前位置:首页 > 武侠修真 > 昆仑冕

第五十六章 雷王

    【南昆仑·无尽妖山·外围地带】

    大风从北?#35828;?#33485;穹倾泻卷来,一直吹在大地上这片空阔的原野里,原本应该随之摇曳的草丛熙熙攘攘,几乎已经看不到几处还是原貌——这片南北纵横数百里的大草原便是几日之前方小前逃离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刻,一望无垠的草原早已失去了草木之色,处处焦黑露坑、成片的妖物死尸堆出一座座小山,血流在这片土地里,已经凝作紫黑,猩红的液体?#33485;?#22312;渗进土里,结出一块块血痂。

    密林与草原接壤的地方正有两道人影,一个胖得出奇,似乎迈步都很费劲;另一个高高瘦瘦却也生?#35980;幻潰?#20108;人皆是背着一柄过丈大剑,总算显露出那么一点点的不凡。他们刚刚走出林子,胖子就皱了皱鼻子,猛地吸了一口气息,接着便脸色肃然道?#39608;?#19978;次路过此处,风吹来的还是淡淡香味,怎得今日恶臭无比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嗯,还带着一股?#26377;?#21619;!呸、呸……”高个子的男子满脸的厌恶,他啐出几口唾沫想要?#35328;?#21619;也要吐出。

    胖子忽然停下身形,他望着前方,瞪着双眼惊道?#39608;?#29577;临风,你快看!全他娘的是妖物啊!”

    相貌不堪的玉临风抬眼而眺,只见远处一片片漆黑,他咽?#25628;?#21475;水,楞道?#39608;?#22909;像都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妖潮吧?#20426;?#32982;子叫做沈白龙,是玉临风的师弟,可是他却?#19995;?#31216;呼过师兄,?#30475;?#20063;都是对玉临风直呼其名。

    “妖?#21271;?#23608;潮……我的天呐,到底是什么竟然屠尽了整个妖潮。”玉临风看着那一眼望不到头的尸骸,只觉得背后凉意俱来。

    沈白龙一双小眼睛滴溜溜转动,他忽然笑了笑,说道?#39608;?#36824;没看过妖潮呢,咱们进去走一遭?#20426;?br />
    玉临风翻了翻白眼,一口冷水泼道?#39608;?#36827;去干嘛?就咱们俩这灵犀九层的修为,进去若是遇见不测,还活不活了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咱俩怎么了?我们他娘的?#20040;?#20063;是凌霄剑宗的核心弟子好不好,宗门里修炼不足百年能到灵犀九层的有几个?#20426;?#27784;白龙瞪了自己师兄一眼,又悻然哼道?#39608;?#21681;俩只不过是看起来老气横秋了一点,放在别的宗门那也是天才弟子,可是要供着的哩!”

    说完,沈白龙便背着大剑朝着原野?#19979;?#21435;,别看他体态?#20998;祝?#21487;是一番?#21271;?#20272;计就是姬念瑶也不及,凌霄剑宗的确是卧虎藏龙,由此便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玉临风虽然是师兄,但是两人诸事几乎都是以沈白龙为主。当下,他气的跺了跺脚可还是跟了上去,若不是原野上的风太大,前人应该可以听到他的碎碎念叨,“去、去、去!就知道涉险,待会儿若是遭遇不测,咱们连御剑飞行都不会,看你个死胖子怎么逃!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这片草原南北数百里,东西也有数十里之遥,二人一路奔袭,除?#25628;?#29289;的死尸他们也见不到别物。

    “哇!这得多少识地鼠啊,咱们要是遇到活的妖潮,估计得被啃地渣都不剩吧。”沈白龙看着一只只尸骸组成的尸海,心底骇然不已。

    玉临风倒是没有多少心思去?#21543;?#38405;”这些死鼠,他就跟在沈白龙的身后,不紧也不慢。

    ?#21543;?#30333;龙你肉这么多,不喂老鼠可惜了。”玉临风闻到身旁的腥臭血意便?#21069;?#26263;作呕,心情大为不悦,一想到是因为跟着眼前的胖子前来更生出一股?#28216;?#21517;火来。

    “娘的,说了不许提我的肉!”沈白龙扭回头,恶狠狠得看着玉临风,破口大骂起来?#39608;?#20877;说老子一剑割了你他娘的屁股腚子,你信是不信?#20426;?br />
    玉临风没有回骂,他也从来不懂得如何骂人,就是每日跟在自己这个火爆师弟的身边也没学会如此神技。

    “哼!”沈白龙沉哼一声,似乎还没尽兴,欲要再多骂几句,可是玉临风的眼神让他止住了口舌。后者?#24187;?#39134;掠?#24187;?#36879;过沈白龙肥胖的身形望向前方,他的双瞳已经微微缩紧,不远处的景象似乎让玉临风神色肃穆起来。

    沈白龙也循迹望去,之间辽阔的草原当?#27899;?#23608;无数,那里的血水还没有干涸,阳光炽烈照在其上还能升起淡淡腥气薄烟。大地上除?#25628;?#29289;的尸体,似乎还有一抹漆黑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有人?#20426;?#27784;白龙胖脸上的双眼微微眯起,想要?#21561;?#26356;加真切一些。

    “那里有个人!”玉临风惊呼起来,接着又满脸忧色地朝着自己师弟大喊?#39608;吧?#30333;龙,咱们还是先跑吧!能置身于这妖潮中的人物不是你我能够抗衡的!”

    胖子没?#22411;?#19979;的意思,只是朝后甩了一句,“怕个卵!你知道他还活着?若是死了正好让咱俩白捡,这种人物一身宝物能少吗?要发财了你他娘的都不晓得!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……体胖心宽不要命!”玉临风碎了一句,还是又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高一矮、一胖一瘦、一前一后二人在这草原上急速狂奔。

    不多时,沈白龙便与玉临风来到那人影跟前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两人停下身子,沈白龙小眼也瞪成了大眼。在他们面前的是个身材伟岸修长的青年,正半跪在地,单手执剑撑住身子。红得发黑的血迹布满了他的面容,连同一袭长衫与宝剑也都沾上血色,分不清楚这些腥血是来自他自己还是那些妖物的。

    血顺着他的手一直淌下,流过宽厚的剑刃,渗入土里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一阵轻咳,这?#35828;?#22402;的头颅缓缓抬起,午后的骄阳正好照下,洒在他脏乱的面颊上,光在他脸上勾勒出精致的线条,虽然干涸结痂的血渍已经染尽了他大半的面容、血水也将头发一缕缕地黏在一起,可是依旧还能?#21561;?#20986;他是个年轻人,甚?#26519;?#33021;藏住几分英俊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活着……”沈白龙与玉临风都下意识地退了半步,愣愣看着眼前半跪在地的青年,忽然沈白龙的目光注意到对方腰间沾满血迹的令牌,那上面刻着他再熟悉不过的两枚篆书——凌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玉临风也看到了那块令牌,紧接着他将目光挪到青年身前的长剑之上,可是剑身已经满是污秽,过了半晌他才瞧出此剑的名号来。

    “广衡鹃……你是雷王……韩闻道!”

    沈白龙也认出了青年手中的长剑,他肥胖的身子忽然微微轻颤起来,喃喃道?#39608;?#27809;想到遇到了咱们凌霄剑宗的第一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嘿……雷王?好久没有听人提起这个名字了呢。”半伏在地的青年正是韩闻道,他抬起面额咧出一嘴带血的牙,渐渐笑意愈浓。这一刻,韩闻道的丹府内似乎有雷云骤涌,他的气机正疯狂恢复起来,一些细小的电光?#33485;?#20182;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忽隐忽现。

    “都记得你是凌霄的大天才,你那雷王的名号反而无人会提起……?#21335;?#25105;们连名字都没几个人知?#39304;!?#27784;白龙咂舌不已,正要上前扶住韩闻道,却被后者抬手拦下。

    “别碰我,让?#19968;夯骸!?#35828;罢,韩闻道便盘膝坐下,广衡鹃也没有被收回剑鞘当中,而是依旧插在他的身前。他抬头望向二人,露出一抹淡笑,接着说道?#39608;?#20320;们也是凌霄的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回韩师兄,我等乃是十刑峰耘墨上人座下弟子,我叫玉临风,身边这位是我师弟,沈白龙。”

    玉临风点点头,拍了拍自己腰间的令牌;沈白龙则是将自己肚子上的那一堆肥肉捧起,里面也夹着一块不大的令牌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韩闻道哑然失笑,接着他又看到二人身后背负的两柄大剑,不禁惊异道?#39608;?#38134;时走雪?近乐府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嘿嘿……我俩的剑器可都是《清名?#23613;?#20853;威》上排名靠前的神兵呢!”沈白龙最得意的便是自己背后那柄银时走雪,此刻被韩闻道提及,便立马挺了几分肚腹,神采奕奕地笑?#39304;?br />
    韩闻道微微点头,缓缓说道?#39608;?#38134;时走雪跟近乐府的确很出名,其?#20998;什?#19981;在我的广衡鹃之下。有如此兵器随身,为何我?#28216;?#22312;宗内听闻过你们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还能因为什么,剑出名、人不出名呗。”沈白龙?#34892;?#40687;然神?#35828;?#22402;下脑袋,颓然说?#39304;?br />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,我看你们修炼也没有多久吧?#20426;?#38889;闻道问?#39304;?br />
    沈白龙乖乖点头,回道?#39608;八?#21313;多年,只不过我们长得比?#20384;希?#30475;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韩闻道看了一眼二?#35828;?#38754;容,随即一本正经地说道?#39608;?#38271;得是有点老,不过区区几十年能有如此修为很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跟韩师兄的一甲子就?#25163;?#29572;黄境巅峰相比,?#29273;?#21584;!”玉临风轻轻叹息,一般来说修炼之?#35828;?#22806;貌要比凡俗衰老起来慢很多,如秦关雎、张子渊都是如此,?#22303;?#37027;玉?#21490;?#30340;景玉崖也已经岁数过百,可看上去与寻常青年也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沈白龙忽然愣住,一脸的疑惑,他盯着韩闻道问道?#39608;?#29577;临风本来就长得丑!但是韩师兄,你觉得我不好看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?#23736;睢?#38889;闻道还是第一次被男人如此提?#21097;?#19981;禁茫然地看向沈白龙那一身的横肉,当下心底实在?#34892;?#24819;?#24187;?#30333;对方为何要提这般强人所难的问题。不知如?#20301;?#31572;,韩闻道只好合上双目,欲要入定打坐,他对两人吩咐道?#39608;?#25105;的真气几乎已经耗尽,可能需要在此凝息回气,二人若是愿意,可否为?#19968;?#27861;数日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小事儿!咱们师兄弟俩肯定能护住?#35828;?#21608;全,韩师兄大可将心放入肚里。”一边说着,沈白龙便与玉临风盘膝坐入韩闻道身旁,那两柄大剑也被他横在膝上。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韩闻道说完,便是气机沉入心神,心神沉入丹府。

    可是刚刚过了半杯茶的功夫,那沈白龙似乎就?#34892;?#22352;不住了,他将肥胖的身子挪到韩闻道?#21592;擼?#38706;出一抹崇拜的笑容,两眼似有精光放出。

    “韩师兄,这纵横遍野的识地鼠……都是你一个人杀的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嗯。”韩闻道回应了一声,心神又再次沉寂下去。

    ?#20843;弧?#27784;白龙虽然猜到如此答案,但当身边人?#33125;?#20043;后,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又过了杯茶功夫,沈白龙再次凑近身子,问道?#39608;?#38889;师兄,我见你真气都消耗得几乎枯竭,到底杀了多久啊?#20426;?br />
    韩闻道没有睁眼,但是眉头却微微蹙起,淡淡说道?#39608;?#19971;日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乖乖……”沈白龙又是大惊,眼中的崇拜之色愈加浓厚。

    杯茶功夫后……

    “唉,韩师兄,你说这些识地鼠得有多少只啊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过十亿。”

    “哇!这么多,不会整个南昆仑的识地鼠都被你?#26412;?#20102;吧?#20426;?br />
    杯茶功夫后……

    “韩师兄,你杀到最后手会酸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闭嘴!”
Back to Top
腾讯分分彩下载流程